活动人士的请求包括禁止伊朗参加国际足球比赛-新闻播报稿-台前新闻
点击关闭

女性足联-活动人士的请求包括禁止伊朗参加国际足球比赛-台前新闻

  • 时间:

郭采洁向汪峰道歉

據知情人士透露,國際足聯告訴伊朗足協,將於本月晚些時候派出一個代表團,以確保在10月10日的比賽中及時做出改變。消息源要求匿名,因為此事在伊朗很敏感。

他們的行動逐漸引起國際人 權組織和伊朗公眾的注意。這也是着名的伊朗導演賈法爾-帕納海(Jaffar Panahai)2006年電影《越位》的主題。

在1979年伊斯蘭革命之後,伊朗禁止婦女進入足球場,當時強制執行宗教法律,將學校、公共汽車和體育賽事等公共場所的男女分開。十多年來,伊朗維權人士,女權主義者和鐵杆球迷一直在爭奪重新獲得女性參加比賽的權利。

今年3月,29歲的Sahar Khodayari潛入阿扎迪體育場觀看她最喜歡的球隊德黑蘭獨立對陣阿聯酋阿爾艾因的亞冠小組賽。 和其他比賽一樣,她戴着象徵球隊色調的藍色假髮和長袍偽裝成男人,這為她在推特上得到了「藍色女孩」的稱號。然而,警察逮捕了她。被拘留3天後,Sahar被釋放等待審判。

意大利羅馬足球俱樂部還為她特別製作了隊徽:「羅馬隊徽是黃色和紅色的,但今天我們的心為Sahar Khodayari為變成藍色。這項美麗的運動是為了團結我們而生的,不是分裂我們。這也是我們去年建立波斯語官推的原因。現在,是時候讓伊朗的每個人一起享受足球比賽了。願你安息。」

伊朗活動人士表示,Khodayari女士的家人受到威脅,並被迫不要向新聞媒體發表講話。

包括前國家隊隊長在內的許多伊朗人正在呼籲抵制足球比賽,直到解除對女性現場看球的禁令。一些官員對Khodayari女士的遭遇表示震驚和憤慨。

到2013年,女性組織更加正式地創建了「開放體育場」組織,並遊說國際足球管理機構國際足聯、當地足球隊和國際人 權組織向伊朗政府施壓。

對於Khodayari女士的死,伊朗球員表現出團結和憤慨:「將來有一天,德黑蘭最大的體育場之一將以她的名字命名。」伊朗男足前隊長安德拉尼克-泰穆里安說。

9月11日訊 她的夢想是看一場足球比賽,而在伊朗女性被禁止現場觀看大多數體育賽事。

切爾西女足球員Magdalena Eriksson在推特上寫道:「國際足聯或其他任何有權力的組織,你要採取行動阻止它!」

(編輯:姚凡)

在Khodayari女士去世后,國際足聯在一份聲明中說:「我們注意到了這一悲劇,並對此深感遺憾。」

她的去世引起了伊朗和各國足球運動員的強烈抗議。

Khodayari女士死亡的消息在周一傳開,但一些波斯新聞媒體報道她幾天前已經去世,並且在家人不知情的情況下秘密埋葬。伊朗長期以來一直視已死亡被告人的家屬為對其政府的「安全威脅」並進行秘密埋葬以避免宣傳。

副總統女士還稱,她已經在星期六向司法部門提交了關於此案的書面報告,並在周日的內閣會議上討論了允許女性進入體育場館的話題。

伊朗總統魯哈尼負責婦女和家庭事務的副總統——伊朗政府中最位高權重的女性Masoumeh Ebtekar發表聲明,對Khodayari女士的去世表示「深深的遺憾和悲傷」。

該組織在聲明中重申,「呼籲伊朗當局確保任何參与這場合法鬥爭的婦女的自由和安全,以結束對伊朗婦女的體育場禁令。」

世界盃冠軍中場、目前為曼聯效力的博格巴在推特上為她的家人祈禱。

到2005年,活動人士每周都會聚集在阿扎迪體育場外,上面寫着「讓社會的另一半入場」的標誌。也有一小群女子穿着男式服裝,戴着面巾,剪去自己的頭髮或藏在帽子下面偷偷溜進入體育場。

在某些情況下,為了減輕國際足聯的壓力,伊朗有選擇地允許有限數量的女性(主要是球員或政府官員的親屬)現場觀看某些足球比賽。但女性不允許購買比賽門票。

「一些問題可以簡單地解決,但我們將它變成深刻的社會傷痕,而我們對歷史沒有答案,」國會青年委員會議員Fareed Mousavi說。 「我們需要在為時已晚之前糾正這些不公正的歧視。」

伊朗官員過去曾表示,婦女入場看球需要進行結構性改變,包括為她們設立一個特別看台。

伊朗國家隊隊長Masoud Soleimani Shojaei的妹妹Maryam Shojaei一直是女性領袖之一,她們正在為女性參加比賽做準備。

不過,許多伊朗人和人 權活動人士周二指責國際足聯沒有採取更強硬的立場反對禁令。多位國際足球明星在推特中表示,國際足聯應該加強執行其禁止成員國基於性別和種族歧視的規定。

她稱她的辦公室已經指派一名代表跟蹤案件,並稱該代表在醫院會見了受害者的母親和姐姐。

國際足聯已向伊朗發出警告,要求在10月10日之前取消對參加國際足球比賽的婦女的禁令,屆時伊朗國家隊將舉辦世界盃預選賽。

在被判處六個月監禁后,Sahar於9月2日在法院大樓前自 焚。昨天,她在德黑蘭一家醫院因嚴重燒傷死亡,她90%的身體都被燒傷。

在周二接受電話採訪時,Shojaei女士說,「國際足聯應該承擔責任」,因為儘管有活動人士請求干預,國際足聯依然允許伊朗逃脫制裁。活動人士的請求包括禁止伊朗參加國際足球比賽,直到解除禁令。

「他們基本上是在試圖操縱國際足聯,」總部位於紐約的伊朗人 權中心副主任奧米德-梅馬里安說。 「即便國際足聯已被告知伊朗屢次違規和操縱手段以允許女性進入,但伊朗仍然已經擺脫了這種壓力。」

今日关键词:字母哥被包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