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球员才可以达到欧洲球员刚刚进入职业联赛的比赛能力-济南市新闻-日喀则新闻
点击关闭

能力联赛-中国球员才可以达到欧洲球员刚刚进入职业联赛的比赛能力-日喀则新闻

  • 时间:

比伯发文表白海莉

當然還有另一種原因:教練的思維慣性,因為他的教練就偏愛身體強壯的,速度快的,一代一代傳下來,自然也大差不離。

如今,6到12歲已經成為青訓俱樂部的共識,此外,中國足協技術總監克里斯在給中國足協制定的青訓周期方案中,是從4歲開始做起的,可以說已經是一個非常完善的方案。

而現在日本青少年的啟蒙,已經前探到3到5歲,即幼兒園階段,雖然中國足協也推出了幼兒園足球計劃,但現階段恐怕也只能讓他們知道什麼是足球而已。

而這種慣性帶來的另一個問題就是,即便教練想尋找閱讀比賽能力強的球員,但他們的能力和經驗不足以讓他們發掘這樣的球員。

1月16日訊 隨着昨晚國奧在U23亞洲杯小組賽最後一輪中負于伊朗,小組三連敗出局,無緣東京奧運會。今日《足球報》撰文對中國足球進行了三重解析,分別是亂政之禍、青訓之苦以及制度之困。

一個非常關鍵的改革,但現在,青超聯賽卻陷入前所未有的尷尬之中——周末周賽制的大區賽,比賽質量之低劣實在是無法接受,動輒十幾比零的比分,最終變成了:訓練——比賽虐菜——沒啥可總結的——訓練(說不定還自滿和驕傲了)——再去虐菜。

所有的理念我們都懂了,但我們真的灌輸下去了嗎?落實下去了嗎?

舉了個例子,歐洲一名青少年球員在成為職業球員之前,可能需要經歷300場高質量比賽(並非全部比賽,數據不權威,僅僅是舉例),然後成為職業球員,還需要50場左右的鍛煉,如此才可以成為一名合格的職業球員,而要達到巔峰,職業出場紀錄恐怕還要追加150場(約6年200場),大約在27到28歲之後進入輝煌期。

所以,23歲的國奧隊員輸球,一點兒也不奇怪。

據說,2020賽季的青超聯賽,大區賽要改成賽會制了——至少可以節省大量的時間,大家可以出國比賽,或者打高質量的邀請賽,只是,這又回到了原點。有時候,不是足協的官員不努力,實在現狀太囧了,就比如,足協剛剛推遲了中甲中乙遞交工資確認表,也不怨他們朝令夕改,不改,中國低級別聯賽就崩了。

此外,要做球星先做人,幾乎成為每一個青訓機構的標語。

觀看青少年足球賽事,記者最大的感慨仍舊是:明明都知道閱讀比賽能力很重要,但大部分球隊幾乎都見不到幾個閱讀比賽能力強的球員,也見不到幾個技術型球員,U14、U15的青超比賽,玩的還是身體和速度,然後場面便慘不忍睹,你恍若看到了一場橄欖球比賽。

與此同時,最後一次帶領國少隊晉級世界大賽的前國少隊主帥張寧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決定球員成長高度的,不單單是基本功,更是頭腦。」這其實就涉及到了球員個人修養、職業精神和閱讀比賽能力的培養問題。

正確的青訓是在正確的理念支撐下推進和發展的。

中國足球的青訓斷檔始於2002年到2004年,2009年反賭掃黑前夕達到谷底,2012年開始之後才逐漸恢復,2015年《中國足球改革發展總體方案》推出,才算是真正開始恢復。大的時間段是2000年到2015年,小的時間段是2004年到2009年。

足球人口的概念很寬泛,但真正的青少年足球人口,是指系統從事訓練,系統參加青少年賽事的青少年球員,嚴格意義上說,就是各俱樂部梯隊、部分足協的梯隊,以及極少數校園足球隊伍,現階段,中國青少年足球人口嚴重不足

從年齡段來講,1989年齡段其實已經開始斷檔,因為2004年的時候他們剛剛15歲,因為中國足球走入低谷,他們還來得及放棄足球去考大學。

但問題是:當時離開青訓崗位的青訓教練,大都荒廢了手藝,現在想進入青訓教練的「新人們」,還談不上什麼手藝,這還是職業俱樂部的青訓,至於校園足球的青訓教練,除了一些一直在堅守的教練,其他的恐怕也只能先湊合著了。

2015年的時候,2005年齡段的孩子已經10歲了,已經過了啟蒙期,所以,這個年齡段的球員技術能力、閱讀比賽能力表現不佳,很正常,要是表現得很好,那才是很奇怪的事情了呢。

2015年的時候,2009年齡段的孩子剛剛6歲,正是足球開始起步的時候,所以馬明宇說2009年齡段看到希望,是有理論支撐的。

周末周賽制是符合足球競賽規律的:訓練——比賽——總結反思——訓練提升彌補不足——比賽,如此不斷循環,逐步提升。

然後就是青訓和職業銜接,這同樣是個問題,很多國家有非常完善的「第一級別俱樂部的二隊打第二級別和第三級別聯賽」的方案,在中國足球遲遲無法落地——很多政策,真的不在於符合不符合足球規律,而在於它總會被中國的一些特殊情況擊敗,比如公平性就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

青訓理念  知道的不少,落實的不多

就像2004年的」七君子事件」,7傢俱樂部5家有問題,還怎麼弄?

青訓教練  遠遠落後于青少年足球人口

你還不能不參加,不參加就打不了全國總決賽,期間還無法大量更換球員。

伤仲永,伤的不是仲永,是环境!

在不斷外出學習,以及不斷引進優秀歐美日韓的青訓教練之後,中國足球對各個年齡段的培養重點也有了相對清晰的認識,比如前期重視青少年球員的興趣培養,因為愛好才可以產生動力,16歲之前強化技術培養而淡化力量培養(核心力量例外),17歲之後的職業規劃將是關鍵,等等。

問題的關鍵是:在青訓體系中,6到12歲(小學)的階段極為關鍵,這個基礎搭不牢,到了職業青訓,再努力也是「廢柴」(《將夜》第二季開始了,原諒我使用這個詞),即便聘請再好的歐美日韓的青訓教練,都改變不了太多了。

中國球員呢,青少年時期高質量的比賽估計也就100場,有統計顯示,中國青少年球員平均比歐美少200場比賽,這缺少的200場都是高質量比賽,然後怎麼辦呢?他們需要在聯賽中補課,也就是說,到了27、28歲,中國球員才可以達到歐洲球員剛剛進入職業聯賽的比賽能力,然後再過個兩三年,好吧,真正會踢球了。

2017年,青超聯賽成立,這是一個全新的周末周賽制的青少年競賽系統,全國分為幾大大區,進行主客場周末周賽制比賽,隨後進行總決賽,U19則直接進行主客場制比賽。

當孩子逐漸不踢球的時候,青訓教練就沒有飯碗了,當孩子開始踢球的時候,卻沒有多少人真正配得上青訓教練這個飯碗。

問題就來了,就這麼幾個教練,毫無競爭力,教練的待遇就可想而知了——比社會上的工薪階層多賺不了多少,然後結局有二:拚命想辦法離開青訓教練崗位,或者吃拿卡要一番,那些年,流失的青訓教練數不勝數。

競賽體系  青超聯賽困境帶來的思考

球員渴望獲得更好的生活條件,教練自然也渴望更好的待遇。2004年到2009年的時候,國內的青訓教練幾乎可以掰着手指頭數人頭——魯能十來個、綠城幾個,徐根寶帶了三四個,其他湊合弄梯隊的俱樂部分別有幾個,然後就是個別足協,或者個別學校。

很簡單的一個例子:楊立瑜是重慶人,小學的時候在重慶踢球,小學畢業后重慶沒有合適的地方,就跑到了武漢踢球,然後踢了8年。

就在中國國奧不敵烏茲國奧無緣東京奧運會之後兩三天,56025人現場觀看第98屆日本全國高中選手權大賽決賽的賽事新聞和相關視頻刷屏網絡。這樣一個全國高中聯賽有多少支參賽球隊?48支!看似不多,但他們卻是日本各都道府縣4058支高中球隊層層篩選,挑出的精英中的精英。而從實際訓練效果和戰力來看,他們之中許多或許要比一支中超俱樂部的梯隊更像足球人口,更像青訓。

所以,鄭智踢到了40歲。(編輯:姚凡)

從2015年到現在不過5年,或許再過個5年和10年,中國才有望真正湧現出一批優秀的青訓教練,那個時候再培養出來的孩子(剛剛出生或者還沒出生)或許才能很踏實,而他們真正成才代表中國國家隊,至少要到25年之後。

因為停球問題,基本功幾乎成為外界評判中國青少年水平的「唯一標準」,加強基本功的培養同樣是中國青訓的共識。

其實,因為中國青少年在青訓階段經歷的高質量比賽太少,就導致了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他們在成為職業球員的時候,比賽能力(比賽中穩定的心理素質、比賽經驗、閱讀比賽能力、實戰中的技術運用能力等等)嚴重不足,這次國奧隊憾負韓國,被烏茲別克打進2球,都和球員比賽能力運用不足有關。

2016年年底,記者發表了一篇關於青訓階段的文章《被漠視的6到12歲階段——從青島鯤鵬的發展和困局看青訓制度缺憾》,當時就提及了這個年齡段青訓的多重困惑,包括這個年齡段基層優秀教練嚴重不足、青訓俱樂部漠視這個階段、小升初的困局等多個問題。

俗話說,一步趕不上,步步趕不上,對於中國球員非常關鍵的競賽體系現在就遭遇了大問題。

青少年足球人口  中超梯隊,不如日本校隊

文化課學習一直是青訓所漠視的,而現在,幾乎所有青訓機構都在全力加強球員文化學習和文化培養,像魯能就不斷樹立段劉愚和何小珂的學霸形象,以此激勵青少年重視學習,2019年年底,魯能足校發起,恆大足校、富力足校、綠城足校(以上四家也是「足校聯盟杯」的發起者)以及其他青訓機構也共同在魯能足校召開了「2019足校聯盟杯足球青訓文化教學與素質提升研討會」,各個足校對文化教學和素質提升的重視也讓記者欣慰。

所以,我們經常說,某某某老隊員越來越妖,所謂的「妖」其實就是會踢球了——心理穩定、經驗豐富、閱讀比賽能力還可以、技術運用還不錯,可是,他們已經老了。

為什麼?很簡單——最關鍵的因素就是:我們的青訓在很大程度上並不是要培養足球人才,而是要青訓成績,幾乎每個隊都有這樣的壓力,也或多或少地在這麼做。足球當然是要爭勝的,對勝利的渴望也是始終都要貫徹的,但在選材的時候,不能要求青訓機構和教練不顧現實,但至少要在長遠和現實之中尋找一種平衡。

好吧,中國嚴格來說其實不是30年之困,而是40年之困(過去15年加未來25年)?亂政之禍,為禍之深遠,觸目驚心——真是大恐怖!

2015年之後,青訓教練又開始吃香了,比如魯能的青訓教練就成了香餑餑,動輒年薪60萬被挖,一度魯能足校的領導愁得不行,然後,更多的人開始想當青訓教練了。

或許有人說,中國人這麼多,我們總是可以尋找到身體好、速度快、閱讀比賽能力也很強的隊員嘛,但是,受制於足球人口,受制於功利青訓的大環境,即便偶爾有幾個這樣的球員,能培養出來嗎?整個球隊就是大腳,就是邊路,就是速度,就是對抗,你閱讀比賽能力再強也沒有用處,最後慢慢地,天才球員的閱讀比賽能力退化,反而越來越有一股蠻勁。

在青訓的所有要素中,青少年足球人口一定是核心指標,這是毋庸置疑的,只有基數不斷擴大,才會有真正有天賦的球員脫穎而出——但對於中國足球來說,難題絕不僅僅是足球人口。

今日关键词:新型肺炎诊疗方案